<strong id="2z4cs"></strong><strong id="2z4cs"><kbd id="2z4cs"></kbd></strong>

  • <rp id="2z4cs"></rp><em id="2z4cs"><ruby id="2z4cs"><input id="2z4cs"></input></ruby></em>
  • <button id="2z4cs"><object id="2z4cs"><cite id="2z4cs"></cite></object></button>

      1. “發展訪談”是中國發展門戶網推出的一系列有特色、有深度、定位清晰的原創專題,通過采訪政府官員、專家學者、知名人士等,以視頻、圖片、文字多種形式,集合各界智慧為中國的發展建言獻策、分享發展經驗,服務國際合作,努力為消除貧困、保護環境、促進發展做出貢獻。

        嘉賓介紹

        發展建言

         
         
         

        發展寄語

        古特雷斯:
        我們不應忘記,過去十年,中國是為全球減貧作出最大貢獻的國家。
        蓋圖:
        學習中國經驗將使整個世界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獲益。
        馬文森:
        我們需要分享中國的成功,同時需要了解取得這些成功的重要因素,比如精準扶貧的戰略,以及創新的思路和做法。
        歐敏行:
        中國帶領將近8億人擺脫貧困是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實現的。
        維多利亞·克瓦:
        自1990年以來,全球近11億人擺脫了極端貧困。中國等國家朝著消除極端貧困邁出了巨大步伐。
        郝福滿:
        中國的扶貧工作取得了全球矚目的成績,脫貧速度是世界上最快的。
        穆塞比斯?斯科瓦特沙:
        在實現自我脫貧的同時,中國還向非洲地區提供了強大的支持,讓發展中國家受益匪淺。
        阿席斯?庫馬爾?胡拉斯:
        中國為全球減貧樹立了典范,中國減貧方案在“中非合作論壇—減貧與發展會議”引人關注。
        黎薩?馬薩:
        中國減貧成效卓著,其經驗值得許多仍在與貧困做斗爭的國家學習,精準扶貧政策必將助力中國在2020年前消滅絕對貧困。
        季蓮:
        中國擅長通過像宋慶齡基金會這樣的組織幫助貧困兒童,這幾年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訪談實錄


        中國新型高端智庫建設在黨的十八大之后踏上“快車道”,正在進入高質量發展新階段。中國特色的智庫理論方法經歷了怎樣的發展過程?智庫建設應如何從專業化、科學化走向學科化,并形成學科體系?對此,《閎議》節目專訪了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院長潘教峰研究員。

        中國網:中國新型高端智庫建設已邁入高質量發展階段,支撐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核心是什么?

        潘教峰: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取得了快速發展,當前正在進入高質量發展新的階段,從數量擴張向內涵提升發展。

        影響高質量發展的要素,我觀察大概有幾個方面:一是有效的制度安排;二是順暢的供需對接機制;三是要有專業化的機構和隊伍;四是要有清晰、可操作的標準規范;五是要有科學的理論方法;六是要有廣泛的國際鏈接。

        從有效的制度安排來看,中央已經把高端智庫建設作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項制度性安排。隨著高端智庫建設試點的進展,一些有效的做法和經驗也在轉化成有效的措施和制度,整個制度供給能夠不斷支撐,滿足高質量發展的要求。

        從順暢的供需對接機制看,在這方面中央也強調,特別是高端智庫試點當中,試點單位要和中央有關決策部門建立常態化的對接交流機制,也取得了很好的進展。

        從專業化的機構和隊伍建設來看,我們現在已經形成了智庫研究的體系,以高端智庫試點單位為引領,隨著專業性的機構和隊伍建設,一批專職的研究人員,智庫研究的專業隊伍也在形成當中。

        從清晰、可操作的標準和規范來看,這方面還在探索當中,這涉及到智庫提供的產品到底是些什么樣的產品。比如以決策需求的產品為例,大概有四類:第一類稱為數據、知識型的,第二類是屬于信息、實證或調研型的,第三類是更深刻的屬于思想觀念類的產品,第四類是解決方案類的。從目前情況看,思想觀念類的產品還是比較缺乏。智庫真正意義上的價值應該是提出系統解決方案。從這點來看,制度標準規范還是非常缺失的?,F在隨機性的研究還是比較多。

        第五點涉及到科學的理論方法。智庫研究的對象是跨學科、多領域,又是以最終提供政策性的建議或解決方案為目標,所以需要針對這類問題發展它的理論和方法。

        最后一點是需要有廣泛的國際鏈接。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智庫考慮的問題、提出的解決方案,應當是對促進全球發展都是有價值和意義的。國際化是智庫本身所具有的特征,所以每個智庫都應該有廣泛的國際鏈接。

        以上就是支撐智庫高質量發展的六個方面的關鍵要素。

        中國網:智庫建設過程中,如何將問題導向、證據導向與科學導向納入智庫研究過程中?

        潘教峰:智庫研究首先是要問題切入。問題導向講的是要真正聚焦研究問題,要理解這個研究問題是什么。

        首先,研究的問題是什么類的問題要理解清楚,不同類型的問題最后形成的解決方案或建議實際上是不一樣的。

        第二個要理解這些問題涉及到哪些方面。比如說涉及哪些學科,涉及哪些領域。理解了這些問題之后,才能從研究者自身出發或團隊出發,解析問題。

        通過這樣,才能找到相關領域的專家,才能找到已經有哪些研究或哪些結論可以用,這些結論可能是科學知識,也有可能是別人已經研究的一些結論。這是理解問題的第三點。

        理解問題的第四點,要找到利益相關方。只有找到利益相關方,才能在研究過程中把不同利益相關方的利益考量綜合考慮到研究問題當中去。

        智庫研究很難完全由定量來解決,往往只能給出一種定性的判斷。定性判斷的情況下,就要找證據,什么樣的客觀事實能夠支撐這樣的判斷。另外,在某些環節和方面給一些定量的數據支持,有利于閱讀者、使用者或公眾來理解,增強問題研究得出判斷的科學性、可靠性、可行性。通過證據導向,真正能夠把客觀性導入到研究過程中。

        科學導向非常重要。因為智庫研究最后形成的建議一旦被決策者采納,就會產生廣泛的影響,所以形成的建議應當要慎之又慎,在研究過程中要有嚴謹、科學、負責任的態度。在科學導向中,解決不同問題要盡量采取與之相適應的科學方法,通過這些來實現將問題導向、證據導向、科學導向納入到整個智庫研究的過程中,來提高研究質量。

        中國網:智庫理論方法從DIIS(Data-Information-Intelligence-Solution)到DIIS-MIPS(Mechanism analysis-Impact analysis-Policy analysis-Solution)雙螺旋再到“四個層次”,經歷了怎樣的實踐探索、邏輯演進及理論迭代?

        潘教峰:2007年,中國科學院組織了中國《面向2050年科技發展路線圖》的研究。在研究的過程中,我們當時非常重視方法的選擇和整個研究過程的組織。當時選擇了路線圖的方法,可以把需求、目標、任務、關鍵的科學技術問題以及保障措施有機連接起來。經過兩年的研究,最后形成了一套很有影響力的報告,充分展示了研究的系統性、科學性、戰略性、預見性,也影響到后來的一些研究工作,包括2013年組織的“世界科技發展新態勢與中國面向2020年的戰略選擇”研究,也是貫通了這樣的思路和方法。

        在這個基礎上,由于開展國家高端智庫試點,我們更是遇到了大量綜合性、復雜的,涉及到經濟、社會各個方面的問題。在這個情況下,總結這些經驗,提煉歸納,提出了一個在問題導向、證據導向、科學導向下的DIIS理論方法。DIIS理論方法不是簡單地從數據出發,而是在三個導向指導下,強調了研究過程的規范性。研究過程從收集數據(Data)到揭示信息(Information),到綜合研判(Intelligence)再到形成解決方案(Solution)。通過這樣的DIIS理論方法,把研究的規范建立起來,同時把系統思維系統地貫通到這個里面,實踐證明了它對于研究質量的提高,還是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在這個基礎之上,從智庫研究的內涵上來說,我們又進一步認識到,它涉及到了機理問題、影響問題和政策問題。

        任何一個智庫問題從研究問題對象來分解的話,是一個復雜、綜合性的問題。這就需要研究它們相互之間作用的規律,我們稱之為智庫問題的機理研究(Mechanism analysis)。

        這樣一個問題組合之后,我們就要看這個問題對于經濟、社會、科技、人文各個方面又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進行影響分析(Impact analysis),在一定程度上對于決定所研究的問題是不是有決策價值是非常重要的。

        之后對于這樣的問題要進行政策性的分析(Policy analysis),就是已經有哪些政策跟它是相關的?發揮了什么作用?是正效應還是負效應?圍繞這樣的問題,又需要一些什么樣的新政策(Solution)?這樣一些政策輸入之后,又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

        智庫問題在研究中必然涉及到機理性的問題、影響問題或政策問題,需要進行這幾個方面的分析。當然這些分析也是在研究過程中相互迭代的,所以稱之為叫“MIPS”邏輯層次法。DIIS過程融合法和MIPS邏輯層次法也是相互交織、互相迭代的過程。

        智庫問題的解決中一旦把問題分解下去,到具體問題的時候,它又要用到具體的一些工具、方法,這就是所謂第四個層次,即具體的方法工具層。這就構成了智庫雙螺旋法在問題導向、證據導向、科學導向下,從解析—融合—還原的外循環到DIIS過程融合法和MIPS邏輯層次法相互交織的過程,再到十個關鍵問題,解決問題的方法箱和工具集,這樣一個完全的研究過程,使得智庫雙螺旋法把科學性貫通到研究的過程、研究的哲學和研究的導向(中)。

        中國網:智庫的理論方法研究怎樣更好地實現文理交叉、理實融通、咨政為本、建言獻策?如何形成中國方法、中國學派?

        潘教峰:今天的世界已經高度地科技化,我們講到的數字化、扁平化其實都是科技帶來的。經濟、社會各方面的問題都離不開科技,而科技自身也高度社會化。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整個社會越來越像一架復雜的機器,經濟、社會、科技的問題都是相互聯系、相互貫通的,研究的對象越來越復雜了。

        在這種情況下,更應該把智庫研究視為一門科學,用系統的思維。同時要真正立足中國的國情,還要立足于中國的發展階段。另外,還要看到當今世界百年變局的國際發展大背景。

        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我想智庫研究問題必然是一個自然科學、社會科學高度交叉的問題,要求智庫研究的問題都要做好文理交叉。必須針對研究的問題,到底涉及到哪些自然科學領域、社會科學的領域,把問題識別出來,把相關聯的問題組合在一起進行交叉融合研究,從而把握住內在的規律性。

        同時,智庫研究要特別重視現實當中和問題相關聯的那些社會現象,從而做到理論和實際能有效貫通和融合,這是我們強調的在研究中要把握理實融通。最后還是要把研究的問題回歸到決策者關心的問題上,圍繞著關心的問題來提出解決方案。

        中國特色智庫建設盡管時間還不長,也正在從專業化向科學化方向發展??茖W化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開始重視理論方法的創新。當前,我國進入到發展的新階段,智庫研究問題面臨很多新的要求。要形成中國的解決方案,就需要在實踐中發展形成源于解決中國問題的智庫理論方法,實踐會催生需求,需求牽引下從而帶動智庫理論和方法的創新,來形成智庫研究的中國方法和中國學派。

        我們要重視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管理科學等的交叉研究,要重視把理論分析和對實踐問題的研究有機融會貫通在一起,面對決策研究的問題形成解決方案,更好地建言獻策。

        中國網:學科建設需要理論體系與方法論的支撐,智庫建設從專業化、科學化走向學科化,并形成學科體系,應如何理解這一學科體系的深刻內涵?

        潘教峰:智庫真正引起全社會的關注,發揮作用就是從專業化開始的。隨著解決智庫問題本身的理論方法創新,智庫在從專業化走向科學化。走到今天,正在向學科化方向發展。學科化方向發展的一個最鮮明的特征就是形成一個學科體系,這個學科我稱之為“智庫科學與工程”,初步理解應該包括四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它的內涵是什么?研究對象是什么?與之相適應,它的研究范式是什么?還有它的方法論 。

        從智庫研究的內涵來看,智庫科學與工程實際上是把智庫視為研究領域,而不是僅僅視為一個研究組織。

        智庫研究領域的研究對象有什么特征?交叉融合。它有學科交叉性、問題的相互關聯性,還有研究中的不確定性,研究的創新性,研究的政策實用性。

        這些研究對象的特征實際上已經界定了研究的范疇,在這個基礎上就要發展形成有共識的研究范式和研究的方法論。智庫雙螺旋法實際上是帶有一種范式特征,它解決的不是單一的一個問題,而是解決了智庫研究整個應當遵循的原則和規則,從一定意義上,它也是方法論。

        在智庫科學與工程中,第一個層面要解決的就是它的內涵、范疇、理論范式和方法論的問題。第二個層面的問題是智庫研究的一些關鍵科學問題、技術問題和工程問題,如智庫雙螺旋法提出的十個關鍵問題。實際上就是通過這些問題的研究,可以形成智庫科學與工程的一些研究分支領域和方向,也是提供帶有普遍性的規律的認知或為方法創新提供知識源頭。

        第三個層面的問題是關鍵的經濟和社會問題,即智庫研究的關鍵方面,包括治理的問題。因為現在智庫涉及到的領域是多方面的,它可以構成一個問題,也可以構成一個重大的問題域,而這些問題的解決可以直接滿足決策者的需求。

        第四個層面的問題是發展解決這些具體問題的方法、工具和平臺。比如智庫研究的問題可以分為有大規模的問題、中規模的問題、小規模的問題,而大規模的問題顯然是一個智庫工程,它是包括整個問題的分解、專家的組織以及綜合的集成方面,要解決這些問題要有具體的方法、工具、平臺。

        (智庫)發展到了今天,應當推動智庫科學與工程這樣一門學科的建立。通過這個學科方向的形成,一方面可以為智庫發展提供理論支撐、方法論支撐;另一方面,可以為智庫人才的培養提供知識體系,使得智庫的研究真正成為有力服務國家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現代化,服務人類文明進步的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的力量。

        (本期策劃:楊柳春、王振紅;編審:楊柳春、王振紅、王虔;編輯:王虔、武一男;攝像/后期:朱法帥。出品:《中國科學院院刊》、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制作:中國網、中國發展門戶網)

        結束

        潘教峰表示,智庫發展到了今天,應當推動智庫科學與工程這樣一門學科的建立。通過這個學科方向的形成,一方面可以為智庫發展提供理論支撐、方法論支撐;另一方面,可以為智庫人才的培養提供知識體系,使得智庫的研究真正成為有力服務國家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現代化,服務人類文明進步的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的力量。

         

        策劃:王振紅 王虔

        電話:(010)88825341

        郵箱:wangq@china.org.cn

        往期回顧

        AⅤ中文无码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