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2z4cs"></strong><strong id="2z4cs"><kbd id="2z4cs"></kbd></strong>

  • <rp id="2z4cs"></rp><em id="2z4cs"><ruby id="2z4cs"><input id="2z4cs"></input></ruby></em>
  • <button id="2z4cs"><object id="2z4cs"><cite id="2z4cs"></cite></object></button>

      1. “發展訪談”是中國發展門戶網推出的一系列有特色、有深度、定位清晰的原創專題,通過采訪政府官員、專家學者、知名人士等,以視頻、圖片、文字多種形式,集合各界智慧為中國的發展建言獻策、分享發展經驗,服務國際合作,努力為消除貧困、保護環境、促進發展做出貢獻。

        嘉賓介紹

        發展建言

         
         
         

        發展寄語

        古特雷斯:
        我們不應忘記,過去十年,中國是為全球減貧作出最大貢獻的國家。
        蓋圖:
        學習中國經驗將使整個世界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獲益。
        馬文森:
        我們需要分享中國的成功,同時需要了解取得這些成功的重要因素,比如精準扶貧的戰略,以及創新的思路和做法。
        歐敏行:
        中國帶領將近8億人擺脫貧困是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實現的。
        維多利亞·克瓦:
        自1990年以來,全球近11億人擺脫了極端貧困。中國等國家朝著消除極端貧困邁出了巨大步伐。
        郝福滿:
        中國的扶貧工作取得了全球矚目的成績,脫貧速度是世界上最快的。
        穆塞比斯?斯科瓦特沙:
        在實現自我脫貧的同時,中國還向非洲地區提供了強大的支持,讓發展中國家受益匪淺。
        阿席斯?庫馬爾?胡拉斯:
        中國為全球減貧樹立了典范,中國減貧方案在“中非合作論壇—減貧與發展會議”引人關注。
        黎薩?馬薩:
        中國減貧成效卓著,其經驗值得許多仍在與貧困做斗爭的國家學習,精準扶貧政策必將助力中國在2020年前消滅絕對貧困。
        季蓮:
        中國擅長通過像宋慶齡基金會這樣的組織幫助貧困兒童,這幾年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訪談實錄

         

        土壤為人類提供了生存空間,是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今年,我國將開展全國土壤普查,此次勘察土壤“家底”對我國生態領域發展有哪些意義?土壤健康與“雙碳”目標又有哪些聯系?科學家精神和品質科研又會在我國的科技發展領域產生怎樣的動力?針對這些問題,《閎議》節目專訪了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城市環境研究所/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朱永官。

        中國網:今年我國將開展第三次全國土壤普查,利用4年時間全面查清農用地土壤質量家底,作為環境土壤學領域的專家,您期待此次普查取得什么成果?

        朱永官:大家知道土壤是地球的皮膚。我國上一次土壤普查大概是在40多年前了。近些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后,我國農業等各方面快速發展,土壤質量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因此這是一次全面地對農田土壤進行一次“體檢”。就像人每年要體檢,過一段時間我們的土壤也要體檢。通過這一次土壤的體檢我們也希望明白,目前中國土壤質量怎么樣,它的健康狀況如何,它的污染情況怎么樣,會不會影響到我們未來糧食的安全,糧食生產的可持續性等等。所以應該說這是我們國家保障糧食安全和環境安全兩個問題很重要的一個抓手。

        黑土地就像是我們耕地當中的大熊貓,土壤資源是十分重要的,我們也希望通過這樣一次普查能夠明確目前的狀況以及未來保護的一些重點。

        中國網:對于即將開展的土壤普查,您有哪些建議?

        朱永官:我們過去對土壤的物理學和化學性質比較關注,也是傳統的一些指標。我想這一次的土壤普查,我們不僅要關注常規的物理學和化學指標。土壤是有生命的,它里面有數以億計的生命,使土壤發揮作用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里面有一些微生物,還有一些動物,還包括植物的根系。所以我們下一輪的土壤普查也會更加重視土壤的生物學性質,也就是說更能體現它的生命價值的一些過程、指標,更加全面地診斷土壤健康的狀況。就像我們人體檢一樣,既要有物理的指標——身高、體重等等,還要有化學的指標——血液的成分等等。還要有更重要的一些生物學的指標,這樣才能夠更加全面地給我們的土壤質量、土壤健康進行把脈,提出土壤可持續利用的一些方案、措施、路徑等等。

        中國網:我國正在向完成“雙碳”目標邁進。從您的研究角度出發,您認為在此進程中,需要注重哪些問題呢?   

        朱永官:因為我是搞土壤研究的,其實大家也知道,土壤中鎖定的碳大概是大氣中的三倍,所以土壤的碳固定是全球碳平衡的穩壓器之一。所以我們講,在實行“雙碳”計劃當中應該多端發力,包括要更加高效地利用能源,提高能源的利用率,同時要加強生態系統的固碳。生態系統的固碳更重要的就是包括土壤的固碳能力,而土壤的固碳不僅僅是減緩氣侯變化,本身對提高土壤的健康、提高農業可持續發展,都是一個多贏的過程。所以我們相信“雙碳”計劃的實施,也是土壤研究一個很重要的方面,也是推進生態安全、環境安全、糧食安全等這樣一些國家戰略的一個重要的抓手。

        中國網:近年來您一直強調“品質科研”,同時也在培養很多青年科研人員。在實踐中,您認為應該如何加強大學生和青年科研人員的“品質科研”與創新思維呢?

        朱永官:我感覺到我們國家的科技正像我國其他各個方面的發展一樣,從一個科技大國走向一個科技強國??萍紡妵P鍵體現在我們的科學研究能不能站在世界的制高點,能不能真正實現更多的0到1的創新,所以我認為我們現在已經到了這樣一個發展的快速階段。在培養年輕人的時候,就要注重年輕人獨立思考的能力,要注重他們對已有科研的挑戰和批判精神,只有通過獨立思考以及對現有科學范式的突破,才能真正從我們過去以跟蹤為主,到現在逐漸并跑,最后我們有很大一塊內容是要領跑的。也就是我們過去是跟著人家唱歌,現在可能大家一起唱,未來我們還要作曲作詞,我們還要作領唱、作指揮,真正讓中國科研的成果成為世界知識寶庫很重要的一個貢獻力量。

        這就要特別重視品質??蒲袣v來就是求真務實,就是要創新。當然我們在發展的過程中首先要學會跟蹤,學會通過跟人家的合作不斷完善我們的研究體系,改進我們的創新文化,最終希望真正在許多方面能夠引領,能夠站在制高點。就像登山一樣,我們在登山過程中是很辛苦的,特別是當登山很累的時候,如果我們再堅持一下,可能頂點很快就能夠到達。我們現在也是在這樣一個至關重要的階段,所以必須堅持這樣的觀點,引領研究創新的方向,我們也是一直推動對年輕人的培養。

        中國網:您能不能談一些在國外感受的品質科研,以及跟現在我們倡導的科學家精神的關系?

        朱永官:因為我是90年代初出國的,剛剛出國的時候,國內科研的水準各方面跟世界發達國家有比較大的差異,去了以后我感受比較深的就是,西方的老師首先讓你去尋找研究,哪怕是一個小小的方向,他也希望你尋找真正的空白。我們所作的努力就是要去填補空白。今天中國的科研已經發展到這樣的情況,我們不僅是要填補一般性的空白,還要更多地去填補更具有挑戰性的,別人沒有想到的、別人沒有做到的,也許別人想到了但是還沒有做到,我們就要突破這樣一些非常有挑戰性的科學難題,我覺得這是我們現在可以做到的,同時也要積極鼓勵年輕的科學家去探索的。

        我覺得科學家精神,實際就是要敢于挑戰非常困難的問題,一定要去做別人沒有做到的事情,同時把這個事情做得越來越好,做到最頂尖的水平??茖W研究就是追求卓越,當然我們永遠不可能達到完美的狀態,人類總是在追求完美的道路上不斷向前奮進,但正是這樣一種精益求精的精神,使得我們的工作不斷推進,不斷突破我們認識的界限,不斷創新新的理論,不斷發展新的技術,同時我們要把整合這些技術、這些理論變成解決問題的方案。特別是我們從事環境科學、生態科學的,還是要從實際問題出發,從問題當中抽提出一些挑戰性的科學難題,通過解決這些科學難題,再整合已有的知識和技術,回過去再解決現實生態保護、環境保護當中的問題。這就是一個不斷漸進的過程,通過解決問題,我們會發現新的問題,所以這是人類在探求未知的領域中,不斷前進的一種范式,我覺得就是要堅持不懈,要精益求精。

        (本期策劃:楊柳春、王振紅;編審:楊柳春、王振紅、王虔;編輯:王虔、武一男;攝像/后期:朱法帥。出品:《中國科學院院刊》、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制作:中國網、中國發展門戶網)


        結束

        朱永官表示,第三次全國土壤普查不僅要關注常規的物理學和化學指標,也會更加重視土壤的生物學性質?!半p碳”計劃的實施,也是土壤研究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是推進生態安全、環境安全、糧食安全的重要抓手。

         

        策劃:王振紅 王虔

        電話:(010)88825341

        郵箱:wangq@china.org.cn

        往期回顧

        AⅤ中文无码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