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2z4cs"></strong><strong id="2z4cs"><kbd id="2z4cs"></kbd></strong>

  • <rp id="2z4cs"></rp><em id="2z4cs"><ruby id="2z4cs"><input id="2z4cs"></input></ruby></em>
  • <button id="2z4cs"><object id="2z4cs"><cite id="2z4cs"></cite></object></button>

      1. “發展訪談”是中國發展門戶網推出的一系列有特色、有深度、定位清晰的原創專題,通過采訪政府官員、專家學者、知名人士等,以視頻、圖片、文字多種形式,集合各界智慧為中國的發展建言獻策、分享發展經驗,服務國際合作,努力為消除貧困、保護環境、促進發展做出貢獻。

        嘉賓介紹

        發展建言

        發展寄語

        古特雷斯:
        我們不應忘記,過去十年,中國是為全球減貧作出最大貢獻的國家。
        蓋圖:
        學習中國經驗將使整個世界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獲益。
        馬文森:
        我們需要分享中國的成功,同時需要了解取得這些成功的重要因素,比如精準扶貧的戰略,以及創新的思路和做法。
        歐敏行:
        中國帶領將近8億人擺脫貧困是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實現的。
        維多利亞·克瓦:
        自1990年以來,全球近11億人擺脫了極端貧困。中國等國家朝著消除極端貧困邁出了巨大步伐。
        郝福滿:
        中國的扶貧工作取得了全球矚目的成績,脫貧速度是世界上最快的。
        穆塞比斯?斯科瓦特沙:
        在實現自我脫貧的同時,中國還向非洲地區提供了強大的支持,讓發展中國家受益匪淺。
        阿席斯?庫馬爾?胡拉斯:
        中國為全球減貧樹立了典范,中國減貧方案在“中非合作論壇—減貧與發展會議”引人關注。
        黎薩?馬薩:
        中國減貧成效卓著,其經驗值得許多仍在與貧困做斗爭的國家學習,精準扶貧政策必將助力中國在2020年前消滅絕對貧困。
        季蓮:
        中國擅長通過像宋慶齡基金會這樣的組織幫助貧困兒童,這幾年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訪談實錄

        編者按:《閎議》訪談節目由《中國科學院院刊》與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聯合出品,通過采訪兩院院士及專家學者,深度探討邁入“十四五”的中國社會在各領域的發展前路。以客觀、精準的解讀,科學、前瞻的思考,為站在“兩個一百年”歷史交匯點上的中國發展破題解惑,為邁向第二個百年目標貢獻智慧力量。

        崇論閎議,尋策問道。

        中國網/中國發展門戶網訊 隨著美麗中國的建設和“雙碳”目標的提出,環境污染、碳排放、動物福利等話題在中國發展過程中的討論熱度日益增高。在科技界,研究者們也在不斷發力、尋求破解相關領域問題的方法。費凡(Francesco Faiola)是一位來自意大利的干細胞生物學領域專家,在2014年作為海外人才全職引入中國科學院之后,他就聚力于環境污染物人體健康風險研究,建立了國際上首個利用干細胞評估環境污染物健康效應的研究平臺。干細胞研究如何與環境健康研究“掛鉤”?是什么樣的系統保障了實驗中的動物福利?不久前拿到“中國綠卡”的費凡對在中國的工作與生活又有著怎樣的感受?針對這些問題,《閎議》節目對現任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環境化學與生態毒理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研究員、干細胞毒理學研究組組長的費凡進行了專訪。


        中國網:您在來到中科院后建立了國際上首個利用干細胞評估環境污染物健康效應的研究平臺。能否請您談一談為什么會提出利用多能干細胞開展環境毒理學研究?目前平臺在預警潛在環境污染物方面取得了哪些研究成果?對中國“雙碳”目標的實現,有什么促進作用?

        費凡:環境污染與健康是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的研究方向之一。加入中心時,我首先要確保我的研究方向與之一致,并將其與我在多能干細胞和分子生物學方面的專業知識結合起來。因此,經過深思熟慮,我決定成立干細胞毒理學研究組,并利用干細胞分化模型對多種環境污染物進行體外毒性評估。

        近年來,我參與了多項國家級和中科院級的科研項目,解決了數個環境毒理學和干細胞生物學研究的技術瓶頸。還建立了一系列干細胞毒理學評價模型,闡明了各種環境污染物,尤其是毒性發育階段對人體中樞神經系統、心臟、肝臟、肺、胰臟等重要組織器官的毒性作用及作用機制。我們的干細胞毒理學研究體系無需使用動物作實驗模型,因此不涉及動物倫理和福利問題,能有效避免可能影響毒理學評價的種屬差異。這個系統安全、高效、成本相對較低,已廣泛應用于環境毒理學和醫療健康領域。

        為了促進中國實現“雙碳”目標,我們首先聚焦于專利的申請,促進國內生產和銷售環境友好型干細胞相關試劑的研發,例如細胞培養基等。在干細胞領域,中國仍然嚴重依賴進口材料和試劑,這些用品需要長途運輸,會導致高碳排放。此外,通過離體模型代替動物模型,也可以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不使用動物作實驗模型,就不需要大型復雜的動物實驗配套設施。我們也通常會及時關掉不用的燈和設備,以節省水、電等資源。

        中國網:在干細胞生物學研究中,您認為中國目前在哪些方面與國際先進水平有差距?應該如何進行進一步的研究發展?

        費凡:中國的確在高速發展,并且在多個科技領域都處于領先地位。這也是我到中國來的原因。然而,中國還有一些需要改進的地方。例如,有些時候,采購材料和試劑需要很長時間,價格也有可能非常昂貴,這會拖慢研究進度。此外,科研經費的使用自由度并不大,尤其是在基礎研究領域。從申請基金伊始,申請書中需要寫明每一個具體的實驗計劃以及研究經費的分配情況。一旦實驗結果出現偏差,我們不能輕易修改先前的假設和研究預算,并相應地進行不同的實驗和分析。話雖如此,我注意到中國在這方面正逐漸完善,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間。

        另外,中國應該吸引更多的國際國內人才。這不能僅靠提供優厚的待遇,對我來說,良好的工作條件和研究經費比薪水更重要。所以,我們需要吸引主動型人才,讓他們能長久地留下工作,而不是那些只追求高收入而幾年后就離開的人。

        中國網:您在研究中構建了小鼠/人胚胎干細胞多器官定向分化體系,無需使用動物作為實驗模型。您能簡要介紹一下建立這樣的研究體系有哪些積極作用嗎?目前這樣的體系是否有向其它學科研究推廣的可能性?

        費凡:首先,確定合成化學品對人類健康的潛在危害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胚胎發育階段,因為人類對這些危害最為敏感。雖然發育毒理學一直以活體動物實驗作為準則,但動物實驗面臨著成本過高、費時費力等諸多問題,并且不適合高通量應用。人類畢竟與動物不同,動物試驗的結果并非總能應用于人體。此外,干細胞在體外基本上可以被誘導分化為任何類型的正常組織和器官細胞,因此可以模擬正常的發育和再生。所以,人類干細胞分化系統可以用于發育毒性評價。與動物實驗相比,此方法相對容易、成本低,能更快捷地培養出大量用于檢測的細胞。正因為如此,我們可以同時進行大規模的檢測,而不用擔心種間差異。

        目前,人類干細胞多向分化系統已廣泛高效的應用于毒理學研究,并可擴展到臨床前藥物篩選等生物醫學領域。

        中國網:您在中科院還承擔著一系列的教學和人才培養工作,培養了一批碩士/博士/博士后。在科研人才培養領域,您有什么經驗和建議分享嗎?

        費凡:我堅信教師或導師的角色不僅僅是教授學生新信息、新知識;我們需要確保輕松愉快的學習過程。還需要了解每個學生的專業背景和技能,以及他們對未來的規劃,引導他們成為優秀的科學家。

        我認為對于學生來說,從事科研工作最重要的是熱情、動力和團隊合作。此外,他們還要具備面對困難的勇氣,因為學術和科學研究并不總是一帆風順。但是,只要堅持不懈,總會有所收獲。另外,無論處于何種年齡段,我們都應具備從零開始、適時更換研究領域的勇氣——做自己喜歡的事,對它充滿熱情,并堅信自己的夢想終會實現。在我的科研生涯中,我也經歷了很多起起落落,換過很多領域,但我堅持了下去,從未言棄,最終得到了回報。

        中國網:您最近拿到了“中國綠卡”,感受如何?是什么原因讓您選擇留在中國?

        費凡:我在中國已經生活了差不多六七年,期間一直想拿到“中國綠卡”,因為這會讓我在這里生活更方便。雖然最開始的過程有些復雜,但在我的員工的幫助下,今年年初我拿到了綠卡。是的,我非常高興,因為這可以讓我變得幾乎和其他中國同事一樣,我可以和他們做同樣的事。最重要的是,我回國會變得更方便,不需要每次都申請新的簽證,我的家人來中國看望我也很容易。

        我剛來中國的時候,對中國文化并不了解。但自從我到了中國,我就被中國的發展深深震撼,我在中國的生活和工作真的很開心,不僅因為我可以做研究,還因為我可以在這里享受生活。我覺得中國菜很美味。我是意大利人,意大利菜很好吃,但我也很喜歡中國的美食,兩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正在學習如何做中國菜。當然,我還不會說中文,因為中文學習起來有點難,但這不妨礙我享受在中國的生活,同時也特別感謝我的員工,他們給了我很多的幫助。

        (本期策劃:楊柳春、王振紅;編審:楊柳春、王振紅、徐林、王虔、戴柯杰[美];編輯:閆斌、王虔、武一男;英文文字/翻譯:閆斌、金玲;攝像/后期:朱法帥。出品:《中國科學院院刊》、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制作:中國網、中國發展門戶網)

        結束

        費凡表示,人類干細胞多向分化系統已廣泛高效的應用于毒理學研究,并可擴展到臨床前藥物篩選等生物醫學領域。中國未來應該吸引更多的國際國內主動型人才。學生要具備面對困難的勇氣,學術和科學研究并不總是一帆風順,但只要堅持不懈,總會有所收獲。

         

        策劃:王振紅 王虔

        電話:(010)88825341

        郵箱:wangq@china.org.cn

        往期回顧

        AⅤ中文无码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