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2z4cs"></strong><strong id="2z4cs"><kbd id="2z4cs"></kbd></strong>

  • <rp id="2z4cs"></rp><em id="2z4cs"><ruby id="2z4cs"><input id="2z4cs"></input></ruby></em>
  • <button id="2z4cs"><object id="2z4cs"><cite id="2z4cs"></cite></object></button>

      1.  
         

        拜登亞洲行意在“拉圈子”,做實“印太戰略”

        發布時間:2022-05-24 10:49:54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楊丹志   |  責任編輯:王振紅

        楊丹志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安全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5月20日至24日,美國總統拜登開啟其任總統以來的首次亞洲之行。在4天時間里,拜登將先后訪問韓國和日本,與韓國新任總統尹錫悅及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舉行會談,并在東京出席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對話(Quad)”峰會。

        在俄烏沖突依然膠著的背景下,拜登的亞洲之行充分表明,拜登政府并未將所有的外交資源和外交努力都集中在歐洲,亞太乃至范圍更為廣闊的印太仍是美國的戰略優先。以“應對地區內日益增加的風險和挑戰”為由,在東北亞和西北太平洋繼續構筑和強化聯盟體系,以及涵蓋經濟和安全領域的多邊機制安排仍是拜登政府對外政策的重中之重。對比剛剛結束的美國-東盟峰會,不難發現,美國對作為大國力量匯集之地的東北亞的關注,以及相應外交資源和戰略資源的投入均遠遠大于對東南亞。

        從近期美國政府在外交方面的一系列動作來看,拜登此次亞洲之行的重要目的依然是“拉圈子”和做實“印太戰略”。

        首先是“拉圈子”。第一個圈子是美日韓同盟。由于日本岸田政府在涉及安全等領域的重大議題上與美方基本保持一致,實現無縫對接,成為不用美國擔心的鐵桿盟友,拜登政府現階段努力的方向主要是,最大限度地彌合過去美韓同盟之間的裂痕,并通過美韓關系的鞏固提升帶動韓日關系的緩和,最終使美韓日結成牢固的三邊安全機制。拜登此次亞洲行訪韓先于訪日,也改變了通常美國總統先訪日再訪韓的傳統,充分表明美國對韓國的重視。韓國總統尹錫悅在大選進程中就薩德系統在韓部署問題,改善韓日關系以及建立美日韓軍事同盟關系提出一系列迥異于文在寅政府的主張。韓國新政府力主親美外交,希望與美國構建全面的戰略聯盟關系。韓國成為加入北約網絡防御機構的第一個亞洲國家,宣布加入“印太經濟框架”,無疑使美方對于美韓同盟關系的鞏固升級,以及韓國在“印太戰略”實施中發揮重要作用也有了更多期待。

        第二個圈子是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對話(Quad)”。Quad已成為美國近年來在印太地區不遺余力推動的一個機制化安排。目前,Quad的內容已經涵蓋安全、外交及經濟等廣泛領域。美國和日本成為Quad的主要推手。近年來,澳大利亞對四方安全對話的態度日益積極,印度也保持適時跟進。Quad還有隱現升級為“四國+”的態勢。據信,韓國很可能成為各方認可和矚意的對象。

        通過“拉圈子”,美國可以在東北亞和西北太平洋構筑牢固的軍事安全網和經濟安全網,從而為美國做實其力推的2.0版“印太戰略”找到牢固可靠的抓手。從美方的具體運作看,無論是安全上拉幫結伙及強化同盟,還是在經濟領域內構建“印太經濟框架”和所謂“重建供應鏈”(將中國剝離在外的供應鏈),最終指向無疑還是中國。

        從目前態勢看,韓日兩國政府大概率會在安全和經濟領域與美國加強戰略性協調。拜登政府在此方面也會不斷給韓日授意甚至施壓,這在無形中也會加大韓國、日本與中國發生摩擦的風險,加劇地區局勢的緊張。

        但應當看到,正如剛與美國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的東盟不可能惟美國馬首是瞻一樣,韓國和日本作為美國的東北亞盟友也不一定與美國全無分歧。特別是韓國,更需要制定靈活務實的“中等強國”外交政策,而不是徹底喪失其外交獨立性。

        中韓建交以來,兩國經貿合作之所以成就斐然,很大程度上受益于穩定的中韓關系。中韓在維護朝鮮半島穩定方面也有共同利益。韓國如果將自己綁上與中國對抗的戰車,并不符合其自身利益。近期,中方打破過去派國務院副總理或國務委員出席韓國總統就職典禮的慣例,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參加韓國總統尹錫悅就職典禮。中方這一高規格的安排,充分表明中國期待韓國新一屆政府采取友好的對華政策。如果韓國新政府能采取理性、穩健、靈活、務實的對華政策,開展靈活務實的地區外交,無疑有助于避免東北亞出現新冷戰局面。

        返回頂部
        AⅤ中文无码亚洲